张爱玲传奇,抗皇命纷纷落马下

作者:亚洲城

第十八章

第十三章

  张爱玲难得有机会和胡兰成同搭电车,她路上指着一些新奇的招牌广告给胡兰成看,回头却见他神思邈邈在远方。张爱玲没有提起话头,两人就这样坐着,各想各的,这样的靠近,却仿佛失去了联系,一眼看去又像是茫茫人世里两个陌生人。张爱玲突然感到害怕,她拿手去握住胡兰成的手,她要感觉他的存在,胡兰成这才突然回神,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雍正见俞鸿图走也不是,留也不好的那惶惶然无所适从的样子,他在心中笑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微末小吏,竟有这么大的本领,挽既倒于狂澜,这样的人被埋没掉,真是太可惜了!朕假如早一天发现了他,绝不会让他屈就内务府的一个小小官吏的。他看了一眼这个立了大功的人说:“俞鸿图,你的话还没有说完,怎么能和大家一齐走呢?回来,回来,把你想说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吧。”

  一九四四年的上海,春天花团锦簇,然而真正在张爱玲眼底闪烁着光彩的是爱情,是心里有了一个可以想着的人。她只觉得这春天有一种从寒冬熬出头来的欢畅,她和所有树梢的嫩叶一样俏立在枝头迎接生命的美好。一九四四年,这也是她一生当中惟一的一个春天。

  回到家里,张爱玲帮胡兰成整理箱子时,特意找出一块布料说:“我有一块花绸料,你说小周挺照顾你,你带去送她吧!”

  “扎!”俞鸿图痛快地答应一声,就要继续说话。可是,在一旁坐着的十四爷允禵不干了:“慢!俞鸿图不过是一个撮尔小吏,能值得皇上把他看得比王爷们还重吗?我也有话,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呢!”

  胡兰成穿梭在南京和上海两地之间。这日,他一个人在南京夫子庙的茶楼安适地喝茶看书,等着池田。夹页的书签是张爱玲的照片,她的腼腆,孤绝,清丽,稚气,聪敏都收拢在一脸欲笑不笑的幽渺神情里。

  胡兰成听见这话有些意外,看着张爱玲说:“你不轻易出手买东西,既然买了一定是自己喜欢的,你自己留着!小周也是不轻易拿人东西的!我送过她一块帕子,她推了又推,半天才收下!”

  趁着允禩他们寻衅闹事的由头,允禵也跳了出来向雍正发难。他不让那个内务府的俞鸿图说话,而是抢先诉起了心里的怨恨:“皇上,我也还有话没来得及说呢?你能开开恩容许我说话吗?你有这个胆量敢让我把心里的话全都倒出来吗?你能担保殿外站着的侍卫们不对我们下毒手吗?如果你能让我们说话,并且真地作到了言者无罪,你才能算得起是个皇帝,是个立得住,站得稳的皇帝!”他略微停了一下,见雍正没有制止,便说起了压在心底的牢骚,“今天,这里议会的是政务,你们说的那些个事情,什么‘火耗’呀,‘官绅一体当差’呀,都与我无关,我也不想当这个乌‘议政王’,我只是憋气!我想问问皇上,我究竟犯了什么法,你就把我囚在东陵?让我过着人不人,鬼不鬼,死不死,活不活的日子,连个身边的人都保不住?我没有在西海打了胜仗吗?我不是万岁您的同胞兄弟吗?说实话,我听了十六弟的劝告,今天本来是不想开口的。可是,那么多的官员们对你的‘新政’不满,难道你就不该听从一下民意吗?”

  胡兰成几乎看得痴了,才把照片翻过来,后面写着几行字。胡兰成仿佛可以听见张爱玲在低语:“见了他……”

  胡兰成说得不知是有意抑或无心,但张爱玲听见便心头隐隐一阵紧缩。她没有任何发作,只是笑着走到胡兰成身边,挽着他的手臂,淡淡地说:“你知道男人送女人帕子有定情的意思。”胡兰成坦然道:“我没多想,但我是真喜欢她!”

  坐在一旁的方苞,一眼就看出这次十四爷也要出来和皇上叫阵了。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允禩哥几个和东来的诸位王爷,绝不能让他们占了先,更不能让允禵得了理!他出来说话了:“十四爷您说到了‘民意’,我倒想问一下十四爷,您知道‘民意’该怎么讲吗?您过去曾管过兵部,又曾经出兵放马,回来后又在东陵读书。这些年来,您一直是深居简出、养尊处优的金枝玉叶。您知道一郡之内有多少田地吗?这些田地里头大业主占了多少,小业主又占了几成?您知道平常人们说的那个‘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都是从哪里得来的吗?前明灭亡,李自成革命,全是因为土地兼并过甚,官员贪墨无度才引发的!十四爷呀,我劝您好好地想一下,您不懂的地方还多着呢?不要只是抓住了一点,或者看到了一件事情,就信口开河地说三道四。天下之大,要作的事情有多难,您也要思量一下才对啊!”

  这一句是悬在空气中久久没有下文的,仿佛下文不容许轻易地揭开。

  张爱玲还要保持平淡无心地问:“喜欢她哪里?”

  鄂尔泰刚调到军机处来,对于全局的形势还不很了解,但十四爷他却是熟悉的。方苞刚刚住口,他就朗声接着说:“先帝爷驾崩,十四爷大闹灵堂;太后病重时,十四爷侍疾又言语不慎,这难道都可以说是无罪的吗?若是平常人,早就发往刑部去论罪了。可是只因十四爷是皇上的胞弟,皇上才念及兄弟情分,不予深究,仅仅削去王爵,请十四爷守陵读书。这一片保全抚爱之心,十四爷为什么就不能体贴呢?汪景祺和蔡怀玺等人相互勾结,图谋要劫持十四爷参与作逆造反,万岁除首恶之外,一概不间,而只是将他们从十四爷身边遣散,这不是法外施恩,又是什么?十四爷,您平心静气地好好想想,主子还有哪一点不是仁至义尽?”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胡兰成想了想说:“她就像我胡村的邻家妹妹一样,可以比肩在田埂上走!没事搬一个板凳坐在房檐下一面摘豆子一面说话!我这趟回来才发现难怪我们老是关在屋子里说话,上海简直没地方可走!我在汉口每天都去汉江边上散步,小周有空就跟来!有时候对岸打着炮轰隆隆的,我们也一路谈笑!”

  允禩一看,好嘛,方苞和这个鄂尔泰都这样地能说会道,一番话竟把允禵问了个脸红脖子粗,张口结舌地答不上来了,他的心里这个急呀。平日里他虽然也恨允禵不肯与自己通力合作,但眼下已到了节骨眼上,他却不能不出来帮允禵一把了。他一改平日那温文尔雅的风度,大大咧咧地跷起二郎腿来怒声喝道:“十四爷正在和皇上说话,你们插的什么嘴?”

  记得那天从张爱玲家出来,她把一张照片悄悄递到他手中,嫣然一笑,按下他的手不要他当面看。他站在公寓电梯里,隔着栏杆张爱玲看着他。两人的眼光都有一种千年万世的无尽感。张爱玲是专,他是宽;张爱玲还有惊疑,他却是惊喜。在这昏黄的公寓楼梯间里隔着电梯的铁栅栏,恍惚如梦,两个人仿佛是横越三世来相见的。张爱玲看着他向下沉,他看着她往上升,直到他们离开彼此的视线。

  张爱玲怔然地望着胡兰成,她的手从他臂腕上滑落,淡淡一笑,轻轻地走开。胡兰成也不知道自己说这些希望张爱玲明白什么,他只想把他在武汉的生活一五一十都告诉她,见她没有反应,不敢再往下说。他看不见张爱玲的眉头锁得更低更紧了。

  朝臣们全都退出去了,雍正的心里早就平静了下来。他不急不躁地说:“朕早就说过,今日是言者无罪嘛,允禵你何必这样浮躁呢?”他的声调并不很高,但话音却特别的刁蛮,“你们不就是因为乔引娣的事,想说朕是个‘淫暴昏君’吗?回头你们可以去见见她,问一问朕是否对她有非礼之事。不过,话又说回来,朕看你们今天这样不顾身家性命的闹法,恐怕还不是为了乔引娣,大概还是要弄那个‘八王议政’的吧?朕告诉你们,不要再搞那些个玄虚了,还是开门见山地谈更好一些。”

  因为想到张爱玲,那茶楼里楼窗照进来的光也融融的浮散出一种韵致,胡兰成对光有了感觉也是第一次进张爱玲的房间被那泼洒进来的天光给慑住。

  汉阳医院的人本来热热闹闹地迎接胡兰成,看见小周来,一哄而散,战争中野地鸳鸯无数,众人也见怪不怪。胡兰成拉小周坐下,盯着问她好不好,小周皱着眉头,抬眼看他,摸摸自己的脸颊像做错事一样说:"我瘦了!"

  允禵咬着下嘴唇恶狠狠地看着雍正,过了好半天才说:“就算是要八旗议政又怎样?那是列祖列宗的旧制,我们在朝会上光明正大地提出来,也说不上是犯上作乱!皇上,你不是也有旨意,说‘八王议政’也不是不能提的吗?”

  他像开了天眼一样,从那天起见到诸事诸人在面前都有了新意。看见茶楼老板娘远远走来,一身朴素的布衣,剪了几枝桃花来要插在柜台边上的瓶里,也觉得风和日丽,世人皆如桃花照面一样的艳。他端起茶来嗅一嗅茶香,轻啜一口茶,心更像楼窗外的茶字布招牌一样,因风飞舞。

  胡兰成也说不出一句心疼的话,他只顾认真看她黄瘦的脸,后来又见她用手比着说话,手上多了一个金戒指,就握住来看,问道:"真的趁我不在嫁人了?"

  “朕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说过这样的话?”

  这时,胡兰成看见池田进来,他忙把照片放回书里,这时光,这茶,乃至和池田打招呼,都有张爱玲的滋味在。他与人聊天的肉身在南京,心却早已飞回上海。

  "是用你留给我的钱买的!钱还要贬,金子保值些。这还要还给你的。"小周说着要拔下来,被胡兰成止住:"别!戴着!就是我给你的了!"他能给她的,恐怕也只有这一个戒指。张爱玲的影子立在他们中间,小周也看得到。然而她只是无思无虑地恋着胡兰成,仿佛是她的生命之所在、之所归。

  “你问问允禄。”

  张爱玲的心也浸泡在蜜水里,她在阳台上给花浇水,会不经意地笑出来,仿佛花儿也能分享她的快乐。外面街市上声音嘈杂,可她的耳朵依然能分辨出细微的门铃声,她忙叫阿妈去开门。

  在医院门前,炸弹落地开花,机关枪拼命扫射,子弹从他们头上呼啸而过,小周惊叫着扑倒伏在胡兰成的身上。胡兰成在烟硝尘土弥漫中惊魂甫定,才知道小周是这样要奋不顾身地护他的性命,当下凝然。领受过张爱玲空阔庄严、花不沾身的爱,他更珍惜这乱世中,涸辙之鲋、相濡以沫的随俗的深情。

  这次该着雍正吃惊了,他带着狐疑的眼神盯着允禄问:“老十六,朕一向知道你是最老实的,想不到你竟然敢矫诏乱政。嗯?”

  胡兰成现在也不用问阿妈张爱玲在不在,直接就登堂入室,看见张爱玲只兴冲冲地说一句话:“我回来了。” 他没有客套说得那样自然,张爱玲拿着花洒,靠在阳台的门边笑着看他。胡兰成说下火车就直接过来了,还没吃饭。张爱玲与他说着家常话,径直进厨房给他弄炸酱面。又一阵门铃响,是张子静来看姐姐,阿妈并不让他进来,去厨房向张爱玲讨主意,张爱玲自然说不方便见以后再来。张子静已经吃了几次闭门羹,脸上带着莫可奈何的失望讪讪地下楼。

  上海的天空砰砰作响,这次不是炸弹,是烟火夹着鞭炮声,日本投降了!对张爱玲来说,这一刻是一种俯拾残破凋零的快乐。她想到胡兰成的处境,替他忧虑。姑姑难得随着收音机里的音乐扭动她的腰,张爱玲靠在阳台门边,望着屋内,突然笑着对姑姑喊着:"炎樱说,只要一宣布胜利,她要马上去虹口那家布店把所有买不下手的布料都廉价搜刮来!"她知道这话是为了凑姑姑的兴,也让自己沾染一点胜利的快乐,但是心里莫名的恐惧更强烈,她恍若听见她和胡兰成说的话:

  允禄吓得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他多么想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说这是弘时说的话,而他自己从来就没有说过呀!可是,他一瞧弘时那凶狠的眼神,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人家是皇子,是阿哥,皇上能信得过他允禄吗?他只好吞吞吐吐地说:“啊……是,是三贝勒……他说的……说这是皇上的意思……”

  张爱玲将炸酱面放在胡兰成面前,就进屋去了,留他一个人坐在餐厅里吃饭,他有些愣着发呆。阿妈在那里走来走去收拾屋子,胡兰成自己坐着吃面有点尴尬,心里想着一下车就赶来看她,她也就能放着他一个人,自己去爬稿子。但她是连弟弟也不见的,她的行事风格让他很难理解。

  "我不担心,我总能找到你,哪怕是隔着银河,我也还是要来见你!"

  雍正只觉得浑身一颤,掉过头去又盯上了弘时。弘时怎么能不害怕?他连忙跪了下去颤声说道:“阿玛知道,儿子最是胆小,怎么敢编造圣意害国乱政呢?想必是十六叔听错了。儿子的原话是,八王议政的事,皇上自有安排,议政议的就是旗政,儿子这话和皇上今天说的是完全一样的呀!”

  不过两个人在一起了,即使细枝末节,也有如饮琼浆的滋味。他们比肩坐在床上看画册,实则是张爱玲看画,胡兰成看张爱玲。画册一页一页翻过,胡兰成只是跟着翻山越岭,但意不在风景,完全是伺候娘子看画,满眼还都是娘子的一颦一笑,他笑问:"我不在你好吗?"

  "那你就改名叫张牵,或是张招!你到天涯海角都有我牵你招你!"

  “嗯?!”

  张爱玲翻着画,状似平常地答:"好呀!"

  胡兰成如惊弓之鸟做着逃亡前的准备。他须得先安抚住现在身边的女子小周:"我不带你走,是不要你陪我吃苦!"灾难一来,无论如何,率先吃苦的都是妇孺。小周听了在那里簌簌啜泣。胡兰成拉她的手过来握住安慰说:"我走以后,不管怎样的污名你都要相应不理。时局还要乱,我走避两年,一定还能出来做事,我只要出得来,我一定到武汉来接你!"

  别看允禄平日里不大管事,可他心里清楚着呢。弘时一改口,他马上就意识到了灾难即将临头。自己怎么能和弘时这位皇阿哥作对呢?昨晚上他们在一起说的话,是无法对证的,要硬说是弘时对自己说了谎言,说不定更要倒霉。他无可奈何地咽了一口唾沫叩着头说:“臣弟这会儿实在是记不清了……皇上知道,臣弟是出了名的十六聋,也许是我把三贝勒的话听错了……”

  胡兰成又追问一句:"好过我在?"

  小周泪眼望着他,仿佛勉力要相信还有这一天,他拂去她的眼泪说:"我走了,你要当心身体,不可以哭坏了!我喜欢看你笑,你这笑要为我留着,将来见面还要还给我的!我所有的钱跟衣物也都留给你......"

  雍正勃然大怒:“好,你错得好!”他快步向着允禄走去。张廷玉吓了一跳,以为皇上要踢允禄一脚的。可是,走到半路,雍正却又忍住了。只听他冷笑一声说:“这件事,是朕自己糊涂了,不该用你这聋子来办事!削去你的王爵,你回家去闭门思过吧。滚!”

  张爱玲答得风轻云淡:"没想过呢!"胡兰成听了竟也释然,头枕着墙,想着自己在南京的心情说:"我也不怎么相思!只是逢人就要说到你!"

  小周拼命摇头,急切之下只懂回答最琐屑的问题:"我不要这些……"

  允禄的眼里饱含泪水,十分委屈地看了一眼雍正,叩着头说道:“是……”他爬起身来退出去了。

  张爱玲又把心思转到画上,胡兰成指着一页说:"怎么我看来只觉得这女人横竖都不快活,脸上就写着悲哀!"

  胡兰成把小周的脸转过来要她看着他,叮嘱说:"听我说,我走以后也顾不了你,钱不值钱,东西更是,你有急用,衣服还可以典当变卖。"

  图里琛正好在这时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退下去的允禄,却没敢和他说话,径直走到皇上身前跪下奏道:“礼部刚才派人进来让奴才代奏说,文武百官已经遵旨在午门前按班跪候,请示主子有什么旨意?”

  张爱玲若有所思地说:"那是为理想吃苦的人,发现理想剩得很少了!剩下的一点,又那么渺茫!可是因为吃过苦,剩下的那一点又要比从前满怀希望好!都明白了!不再只是当初那样一味地失望和忍耐!女人的爱,到这里也已经到头了!"她嘴里说着别人,却好像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光景。

  小周伏在膝上哭,又转过身来抱住胡兰成说:"你的东西我绝不变卖!"

  雍正满意地看了一眼全身戎装的图里琛说:“叫他们等着!等会儿朕还有旨意。告诉各部尚书,有私议国家大政者,休怪朕今天要开杀戒!”

  胡兰成听张爱玲说话,饶富滋味,马不停蹄地追赶着她的思维,求知欲到了贪婪的程度问道:"你是我认人认事以来,第一次知道有天才!现在知道天才多半命苦,又替你担心了!你长大的过程也这样辛苦吃力吗?"

  胡兰成即使在情急迷乱的时刻,也要做文人的功课:"情分在,其他都不重要!我和你没有仪式,但名分已经定了!有这汉水为凭!想想,三年五年的别离在战乱里也是很平常的事,你要想着我们以后还有长长的日子要过,想想我这一转身离开,也不过像是去报馆,我这一时见不到你,也不过好像是你下厨去给我烧菜!"

  “扎!”

  张爱玲笑着,她的心却是被他的话语暖着了:"我不是天才!我也说我是不会委屈我自己的!只是碰上了父母失和,难免受点波及。自己以为是吃过一点苦,但和别人比来又不算什么了!想捏造一点天才的传奇色彩,材料还嫌不够哪!"

  小周泪眼朦胧地望着他哀哀地说:"我但愿你要我忘了你,我这样悬着一颗心,是比要命还可怕的折磨啊!"

  雍正的眼睛里闪着阴狠的光,突然转过身来格格地一笑说道:“朕即位之初就曾经说过,朕无意来做这个皇帝。但圣祖既然把皇权交给了朕,朕也只好勉力地做好这件苦差使。圣祖德近三王,功过五帝,就是废除八王议政,也是在他老人家手里发生的事。你们今日在大庭广众之中,突然发难,要求恢复八王议政制度。朕现在要问你们一句,是圣祖当年措置失误呢,还是朕有什么失德的地方?你们之中,要是谁想来当当这个皇帝,就不妨站出来直说!”

  胡兰成也举重若轻地说笑着问:"跟爹娘哪一边亲?"

  胡兰成心思静静,却又如向天地盟誓般说:"你忘不忘我在你!我是一定不忘你的!"

  自从朝臣们被撵出了乾清官,退到午门外边起,允禩的心里就觉得忐忑不安。平常日子里,他们在自己的府邸里密议的时候,大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雍正的无能,是雍正的不堪一击。但是今天他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也感觉到掌握中央大权后有多么大的权威,指挥起来又是多么的容易!从敞开的乾清官殿门口向外看去,黑鸦鸦集中起来的御林军,早已像铜墙铁壁样地站在那里,整装待命了。他知道,如今是大势已去,打心底泛起一阵悲凉的叹息。他强忍着又惊又恐的心境,叩头说道:“万岁的这番话,做臣子的如何能够担当得起?臣等并没有自外于朝廷的心,更不敢作乱造逆。八王议政乃是祖制,就是永信、诚诺他们也无非是想出来为国效力,辅佐皇上治理天下,臣弟担保他们谁也没有异样的心思。”

  胡兰成问话是很体己的,张爱玲也就以本心来答他。她显露出来的淡漠是真实的情绪:"哪边也不亲!小时候对母亲还有些幻想,因为她老不在,真的在一起生活,才知道活在别人标尺下的痛苦!但又不能反抗,因为是母亲!父亲是做到绝断,足够让我去恨他一辈子了!但又不能真的去恨!"

  第二天清早,胡兰成在报社同事的安排下,搭上汉江上的一艘小舟。船撑离岸边,小周躲在江边的夹巷里,望着水面掩脸痛哭。江上泛着薄薄的晨雾,胡兰成也没有刻意地寻她,他不要自己有一点悲伤的别意。趁船夫没有注意,他把防身用的手枪丢进江里,咚的一声,仿佛胡兰成这个人连名字连性命都一并沉入了江心。他要抛下一切才能出逃,但小周清亮的歌声,却仿佛还在江心雾里回荡,。

  雍正没有理会他的话,却笑着对睿亲王都罗说:“睿亲王请起身说话。朕很高兴你没有和他们掺和在一起。”

  "因为是父亲?"

  他打扮成受伤的日本军人,军帽和纱布遮着他半边的头和脸。此刻全国已经开始通令缉拿汉奸,他必须靠日本人的协助才能逃亡。混在运送日本伤兵的火车里,他逃到上海,躲进虹口区一户日本人家衣柜后的一个壁穴里。

  允禟听出来雍正的话意了,眼看着形势急转直下,这也是他始料不及的。他觉得八哥刚才的话说得太软弱了,就是上了刀俎的鱼,还要蹦达几下呢,何况面对宿仇死敌?他站起来抗声说道:“万岁既然是这样说了,臣弟还有话要说!睿亲王入京,和其他亲王们一样,我们在一起议了整顿旗务的纲目,也一起谈了八王议政,并没有人暗地里另起炉灶啊!不知万岁说的这个‘他们’指的是谁?也不知万岁所谓的‘掺和’,又意在什么?”

  张爱玲思索一下,她已经太久不去想起父亲和自己的关系,说道:"因为知道他的可怜!一面恨又一面可怜着,太辛苦,干脆忘记这个人!"

  池田深夜来探看他,告知他可以搭大使的飞机一起离开中国。胡兰成却谢绝说:"我逃亡也要在中国!"池田焦急地劝说:"通缉南京政府官员的名单已经出来了,重庆政府马上就会开始搜查逮捕!请你不要这样骄傲!日本就是失败在骄傲!"

  允禟的话一出口,允禩就意识到自己的失策了。“服软”就是“理屈”嘛!他马上又说:“别说我们没有私地里阴谋,就是说了些什么,万岁也大可不必这样讲话。皇上若无失政之处,何必要如此堵塞言路?皇上若是有失政之处,又何必拒谏饰非?”

  胡兰成很难想象,人与父母之间会是这种关系,又追问:"弟弟呢?你只有一个弟弟!连弟弟也不亲吗?"

  胡兰成愣住,看着悲愤的池田,他脸上是国家战败的屈辱,他想了想说:"我没有半点资格骄傲!我只是不想做一个被放逐的人!我们虽然能够彼此了解,但是道路毕竟不同!日本战败,但日本没有灭亡,中国战胜,但新中国还不知在何方,我但愿能活着看见它!日本与我的关系只不过是一场春日烂漫的糊涂桃花!究竟不是我的根!"

  雍正冷笑一声:“嗬,朕堵塞了你们的言路了吗?你有什么话,想说朕有何失德之处,不妨明言嘛。”

  张爱玲说时态度很冷淡寡情:"那又是另一个可怜人,但他们自己都不觉得,与我也无关系!我是把我自己照管好就不容易了,其他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胡兰成感到惊讶,她说得这样理直气壮。胡兰成思索她说的话,揣测这话后面的心理背景。

  话说到这个地步,他和池田都知道决定已不可更变。一个即将黯然归国,一个却要亡命天涯。因战争结下的友谊,要因和平各奔东西。

  一句话又把两人说闷了。允禵看到这情景,在一旁大声说:“田文镜明明是个小人,是个敲剥聚敛的酷吏,河南官民人等,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皇上你却树他为‘模范’,对他任用不疑,这难道不是失德吗?”

  张爱玲翻到一张画,屏息看了很久。画里是一间裂开的破屋,中午的太阳,草生得高高下下的,通到屋子的小路都已经不见了。就在日光下,一切看起来也都惨淡没生气,真是哽咽的日色!

  张爱玲公寓的信箱门上被人用毛笔写了"汉奸"、"下流"这样的字。管理员提着一桶水拿着抹布出来擦,正好遇见张爱玲回来,彼此都有些尴尬。管理员仿佛很抱歉自己管理失职,说道:"不知是哪家孩子恶作剧,我送个奶回来就这样!"张爱玲平平静静地接过抹布,从水桶里汲水,自己把“汉奸”的字样抹去。

  “你身在东陵,他是小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爱玲被画面震慑着,喃喃地说:"这里没有壮丽的过去,只有那种中产阶级的荒凉,所以是更荒凉,更空虚的空虚!是上海劫后余生的面貌!"她掩上画册,仿佛不愿意再想起过去那个画面:张家老宅空屋被封死的窗,正是那一栋闷到要震裂的独眼空屋。在炮弹轰炸中,窗外正是那淡白日色下的荒凉。

  胡兰成回上海后,执意要去看张爱玲,青芸忧心忡忡地说:"万一有人在她那里等着你呢?谁都知道你们来往。"

  “我听刚才众位大臣们说的。我觉得他们说得有理!”

  似乎从遥遥远远处传来胡兰成的声音:"如果劫后还有余生,一定是为了来见你!"

  胡兰成摇头说:"我想我没那么重要,南京那班人我怎么排也都还在后头!爱玲我是一定要见的!"青芸知道自己或任何人,完全不能拦阻他。

  “有理?有什么理?你有的是大业主,大豪绅的理!”雍正厉声驳斥说。

  张爱玲怔然抬眼,那句话已经不可捕捉,但余音仍在空气中,胡兰成一只手按住张爱玲的手,张爱玲挣扎着婉拒,这一触两人都僵住,这一步越过了就再也退不回来。胡兰成臣服地低着头,一只手摊开在张爱玲面前,他要张爱玲自己的心意。

  张爱玲听见门铃声,提心吊胆地打开门,看见胡兰成,手便伸去拦身抱住他。胡兰成心情异常复杂,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张爱玲此刻就像一个训练有素的温顺妻子,为他脱大衣,置座,倒茶,去厨房拿锅子里刚蒸好的馒头。姑姑正急得在厨房里踱步,劈面警告张爱玲:"他现在不能留在这里!"

  “皇上难道要杀富济贫?”

  张爱玲轻轻地把自己的手覆上,两人的手指交迭着。胡兰成握着她,细细抚弄她的手指,揉着她中指拿笔磨起的茧子,两只手缠绵着。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亚洲城